华斯股份(002494.CN)

皮草行业生态调查:昔日“软黄金”如今“草价钱”

时间:20-08-20 00:21    来源:新浪

每经记者 杜蔚 董兴生 每经编辑 宋红

被誉为“软黄金”的皮草,曾是吸引消费者一掷千金购买的顶级奢侈品。

每年这个时节,皮草市场已热闹起来:养殖户忙于取皮、批发商四处收购。但今年,这样的热闹景象不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养殖大省山东等地调查时,有养殖户甚至感叹:“现在的皮草正处于‘草价钱’。”

历经20年的蓬勃发展,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皮草服装生产基地和零售市场。但近年来,皮草消费萎缩,市场供大于求,价格持续下跌,加之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原本就风雨飘摇的皮草行业跌至冰点。据启信宝数据,截至8月10日,中国内地千余家皮草企业倒闭,国内皮草龙头华斯股份(002494)的经营状况也不乐观。

从辉煌到惨淡,作为奢侈品的皮草行业究竟经历了什么?

批发商:

亏百万元同行并不少见

往年这个时节,是齐先生最忙碌的时候。在尚村皮毛市场做了10年皮草收购生意的他,往年不断穿梭在山东、东北三省以及河北唐山、秦皇岛之间。齐先生主要收购的貉子皮,大都产自这些地区。

“有时候一个月就要跑三五趟。”齐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属于皮草产业链上的“二道贩子”,从上游的养殖户手中收购皮草,再销往下游的皮草加工商和服装厂。

今年,齐先生很少再往外跑,去年底收购的2000张新皮还压在手里。如果现在出手,“一张皮赔40~50元”。

采访中,多位皮草行业的从业者均向记者表示,2015年起被称作“软黄金”的皮草行业开始进入下行期,今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皮草行业雪上加霜。“不仅海外市场订单减少、流失,而且由于疫情管控,还造成贸易方面出现停滞或放缓,进出口及物流运输也遇到了困难。”王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

这些影响,在我国皮毛交易市场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以齐先生所在的尚村皮毛市场来看,该市场位于河北省肃宁县,是中国七大毛皮市场之一,还被中国皮革协会确定为“中国裘皮基地”“裘皮之都”等。北方皮草主要产区的皮毛,大都在这里中转。但疫情之下,往日喧嚣热闹的尚村,如今门庭冷落,市场上的皮草商贩比购买者还多。

“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一张皮子的利润能达到10%~20%,但现在一张200元收来的貉子皮,利润最多5~10元,还是在毛皮质量非常好的情况下。”齐先生很无奈,他表示现在收购皮草稍有不慎就会亏钱。

齐先生并非个例,和他一样,还有大量皮草批发商并非即买即卖,而是库存积压严重。倘若现在出售此前高价收购的皮草,亏本是必然,而为了回笼资金,“齐先生们”又不得不忍痛亏本出售。

“我损失算少的,身边亏了100多万的同行并不少见。”齐先生说,据他观察,行业内至少有1/5的从业者会改行,“我身边就好多,有去打工的、跑网约车的,还有送外卖的。”

齐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溯起皮草市场最繁荣的时刻:“2012年是皮草(原材料)价格最高的一年,我的貉子皮卖到1500元/张。”但好景不长,到了2013年6月,皮草价格开始直线下滑。“最惨淡要数2015~2016年,高品质的貉子皮收购价只有200元/张。”齐先生说,此后几年貉子皮价格起起伏伏,直到2019年初至当年10月份,“价格还算稳定,一张高质量的貉子皮在450元左右”。但今年疫情让皮草市场降到了冰点。“去年7~10月收购的皮草,如果现在卖,一张要赔120~150元。”齐先生告诉记者,这个行业目前的状况就是,“赚钱困难赔钱简单”。

往年,齐先生一年卖出的皮草数量在5万张上下,然而今年7个多月过去了,仅卖出几千张貉子皮。“尤其是外贸订单严重缩水,少了至少80%。”

即将步入9月,作为秋冬时装必不可少的皮草,市场能否红火起来?对此,多位从业者均向记者直言“并不乐观”。

养殖户:

自建冷库等市场回暖

“我这边都这么困难,更别提源头的养殖户了,他们大都在垂死挣扎。”当被问及接触最多的养殖户处境时,齐先生直截了当地说,“我们收购皮草会把价格压得非常低,养殖户更没有利润,很多养殖户在犹豫养还是不养。”

事实也是如此。今年入夏后,山东潍坊的陈鹏(化名)就开始赶集卖起了西瓜,皮草行情不好,养殖场里剩下的1000多只水貂,陈鹏也不想耗费太多精力去管理。“早上出门前喂一次,卖完西瓜回去再喂。”

自2013年起,陈鹏就养起了水貂。在偏远的沂蒙山区,他的举动算得上大胆。吸引他养水貂的动力是,2012年的水貂皮价格高得让人眼红,“公貂皮300元/张,母貂皮也要近200元/张”。

但好景不长,随后貂皮价格一路下滑,到今年,“质量好的公貂皮才100元一张”。陈鹏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只水貂从出生到取皮,光饲料成本就在70元左右,再加上其他成本和死亡损耗,“几乎不挣钱”。

数据显示,山东省是2019年水貂取皮数量最大的省份,约占全国总数的56.79%。其中,潍坊、威海、烟台、青岛等地,都在水貂取皮数量前十位之内。同是2019年,山东省也是全国狐狸取皮数量最大的省份,占全国总量的40.20%,其次为河北省、黑龙江省。

同样在山东潍坊的夏先生,已经养了7年狐狸。但从2017年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出售过一张狐皮,“卖也是折本,索性不卖了,全留着”。

“2014~2015年,一张狐皮能卖1000多元,但到了2019年最好的也只有400元/张。”夏先生同样算了一笔账,一只狐狸的养殖周期在6月左右,饲料成本约为300元。由于狐狸养殖的饲料成本目前越来越高,皮草利润被进一步压缩。

“今年很多养殖户都顶不住了,狐狸皮还没到成熟期,就连大带小一起打包处理了。”夏先生说,他所在的乡镇,最多时狐狸和水貂养殖户有十多户,如今全镇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养狐狸。而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撑不下去就只好不养了”。

由于利润太低,从2017年起,夏先生就将每年取的狐皮晒干后密封保存,等待市场行情回暖。但夏先生并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到来。与夏先生一样,陈鹏也把近几年的貂皮封存起来,为此他还自建了一座冷库。

“皮草皮草,值钱时是皮,不值钱时是草,现在的皮草正处于草价钱。”陈鹏和夏先生都忍不住向记者感慨说。

作为普通的养殖户,陈鹏和夏先生至今都无法完全弄明白,为何“软黄金”短短几年就变成了不值钱的“草”?

“毛皮行业经历了十余年的高速增长,当下存在去库存的问题。”在谈到相比过去,皮草价格走低的现象时,王意分析认为,抛开疫情影响,国内市场的供需失衡,或许才是主要原因。

的确,多位受访者均向记者回忆称,在市场行情尚好的2015年前后,大量农户跟风养殖,导致皮草商库存严重积压,皮草收购价自然下跌。《中国水貂、狐、貉取皮数量统计报告(2019)》显示,2019年,国内水貂取皮数量为1169万张,同比下降43.61%,狐狸取皮数量1443万张,同比下降17.02%。

皮草龙头:

上半年或亏2000万元

皮草产业链上游和中游的困境与下游消费市场密不可分,而这些亦共同反映到了行业公司的身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启信宝统计发现,截至8月10日,全国存续的毛皮、皮草业务相关的公司共有44562家,今年以来,有1772家公司倒闭。而从近10年来上述业务公司的成立情况来看,虽然呈逐渐上涨趋势,且在2013年和2014年达到顶峰,同比增速分别为28.91%和27.61%,但随后开始骤减,2019年比2018年仅增长6.71%。与此同时,自2016年起,倒闭的毛皮、皮草业务公司占比迅速增大。

行业龙头、国内唯一的毛皮上市企业华斯股份(002494,SZ),近5年来也遭遇了收入增速下滑、整体运营承压的窘境。从2015年到2019年,华斯股份的营收分别为:5.67亿元、5.02亿元、6.34亿元、5.01亿元和4.7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06.69万元、1506.52万元、-7544.65万元、1686.53万元和1688.98万元。今年,受疫情影响,海外订单大幅取消,不得不采取部分低于成本价的促销,让华斯股份由盈转亏。公司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500万元至20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1206.03万元。

“买皮草就像买爱马仕的包一样需要耐心,今天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皮草制品,大都是从两年前开始做准备的,从原材料的产出到设计加工再到最终变成服装等成品,产业链上的来自不同国家的很多人做出了不同的努力。”哥本哈根皮草中国区总裁崔溢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溯起了一件皮草的诞生周期,作为一个慢时尚行业,每一件皮草在抵达终端零售店前,都需要经过数年的等待和无数人的纯手工完成。

1930年诞生于丹麦的哥本哈根皮草,是世界知名的高端皮草面料品牌,行业占比高达60%,并拥有全球最大的皮草拍卖行。进入中国24年的哥本哈根皮草,如今占据着近六成的市场,是KC皮草、东北虎、束兰皮草等众多中国龙头皮草公司的原材料提供商。

纵观这些年,尽管皮草市场面临短期内供需失衡的境况,但整体受众人群仍在不断壮大。《哥本哈根皮草2019/20年度消费者调研报告》(以下简称《皮草调研报告》)显示,有能力购买皮草的消费者群体正在增长,并且有望继续快速增长。

随着自我表达的趋势发展,皮草服饰吸引了更广范的人群,南方城市尤其表现出这些特征。因此,穿皮草不再是北方人的专利,南方不少城市也非常喜爱皮草。《皮草调研报告》显示,成都、武汉分别有29%和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通常在冬天会穿皮草,这个数据高于27%的北京受访者。从购买者款式来看,南方城市似乎对轻薄、时尚更敏感,而北方城市则更关注防风和保暖的功能。

随着中国人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年轻群体的加入,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皮草的款式设计。“崔溢云笑言,近几年,她欣喜地发现很多的中国厂家会主动要求接触最新的皮草样品和工艺,希望与国外的一线品牌的研发理念和趋势同步。

“中国消费者不再需要简单的、传统的‘东北款’皮草,而是希望皮草是一个时装化的新产品。”崔溢云说。

皮草新生:

要从奢侈品转为“普通消费”

“天然皮草面料是大自然给我们的馈赠,是历史的传承,如果因为我们没有去保持、革新这样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高级成衣面料,那么它的‘萎靡’也会是一个巨大的属于时尚的遗憾。”崔溢云表示,通过不断创新,才能让皮草这种最古老的面料材质不断焕发青春、适应当下。

《皮草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最受欢迎的三个皮草款式:优雅、时尚、奢华类的,在2020年的受欢迎程度略有下降。与之相反,消费者对款式选择的比例更均匀。值得一提的是,新类别“中性”款首次进入大众对皮草的选择类别,有十分之一的消费者对此感兴趣。这也代表着皮草这种细分时尚品类目前也正式进入了消费群体细分化的更为成熟的市场发展阶段。

“近几年我们发现,大众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休闲,年轻消费者更会穿搭了,他们大多穿运动鞋,那么就需要相对中性、休闲的皮草款式。”谈及皮草款式的变化,崔溢云认为接下来相对中性、简约、“可盐可甜”的皮草服饰会受到追捧。

谙熟行业变化的王意,也洞悉皮草市场正面临的挑战。“如今,皮草产品越来越丰富,不再是整件皮草的衣服,而演变成为毛领饰边、里衬、靠垫、毯子等。”王意认为,在行业经历数轮竞争后,皮草越来越亲民。“由以前的奢侈品转为普通消费者可以买得起的时尚产品。但问题是,如何利用线上等新渠道来配合新消费行为的变化。”

脱下高大上的高端消费品外衣,皮草市场究竟会朝什么方向发展?“我觉得皮草行业正在进入一个‘小而美’的时代。”崔溢云解释道,小而美不是说体量会变得非常小,而是说皮草的产品,“消费者会看到更多皮草化整为零的运用,不再仅仅是一个时尚王国中的“大件儿”,而是会增加很多时装化的运用。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业内最新的研发成果,所以这个冬天值得期待。”

此外,对皮草行业的从业者而言,也将进入小而美的进程。“目前,下游皮草生产厂家、零售商,相对来说体量较大,但同质化比较严重。未来,随着消费市场更加细分的变化,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有特色的生产加工企业,它可能针对一个细分的市场、领域,做有特色的、小而美的生产商或零售商。会根据自己的产品特色、营销模式去占领市场的一部分份额。”

对此,崔溢云很有信心,“中国最大的优势是在于我们的市场足够大。我相信未来,在中国能看到大众都耳熟能详的运动型皮草品牌,或专门做‘两面穿’的多功能型皮草品牌。我想这才是符合时尚产业良性发展规律的一个结果。”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